加入收藏   ENGLISH
網站首頁
中心簡介
研究人員
學術活動
出版品
研究資源
所內專區
首页  最新资讯
呂永升、朱寶盈:與社區共生——2006年香港中區卅間街坊盂蘭會
  发布时间: 2020-06-22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0

要:农历七月的盂兰节是中国民间的重要节日。在香港,各阶层人士积极参与,使得这项民俗活动别具历史意义。盂兰节演变成香港的重要节庆,甚至成为香港地方文化的特色,与香港特殊的文化背景与社会发展过程紧密相连。香港自开埠以来,已是开放式的移民社会,不同省份的方言群体,汇聚了各地丰富的民俗文化。这些民俗活动在香港植根发展,方言群藉此进行社会整合,建构身份认同。虽然随着香港社会环境急速变迁,一些传统习俗日渐式微,但盂兰节仍发挥着宗教、社交与凝聚社群认同等多项功能。关注都市移民的信仰和活动的组织方式,有助于探讨传统中国节日与社会组织在不同社会环境下的适应、发展与变异等问题。

关键词:盂兰会;社区仪式;都市节庆;族群认同

盂兰节又称为“鬼节”,是一个祭祀孤魂野鬼的节日。香港都市的盂兰祭祀活动,大致可分为家庭和社区两种。家庭的祭祀以个人或家庭为单位,黄昏后在居住范围附近,为孤魂野鬼“烧街衣”,让它们有衣物御寒,有食物裹腹。至于社区的祭祀则由地方团体主办,他们会聘请仪式专家,在临时搭建的神棚内诵经做法事,超度“好兄弟”,避免它们为祸社区。盂兰祭祀一般由社区内的方言群组织,因此盂兰节带有很强烈的族群色彩。社区的祭祀团体透过周期性的社区盂兰活动,祈求合境平安。为使社区阴安阳乐,居民更会在盂兰节期间,给社区的穷人“派米”。因此,一般大型的盂兰节虽然有三天的仪式,但以“放焰口”和派发平安米为最重要的仪式。由于每次社区祭祀活动,都需要重新界定受神明庇佑的社区成员和地域范围,因此社区节日具有凝聚和分化社区群体的功能,成为理解社区群体内在结构和外在关系的重要媒介。

综观香港移民的历史,在都市发展的过程中,传统社区节日往往受宏观环境影响,例如社群结构的变动、经济环境和行业的转变,市区重建、人口急速流动、地方社会团体的介入和政府文化政策等。这些因素如何影响社区节日和人群组织?面对城市化对社区传统的节庆带来冲击,传统节日与社会组织又如何适应、发展和变异?本文尝试以香港中区卅间街坊盂兰会为例,探讨都市化、民间宗教与社会结构之间的关系。 

 

一、阴安阳乐:卅间街坊盂兰会

香港中区卅间街坊盂兰会,是为了每年农历七月廿四日的盂兰会活动而成立的,其成立目的是通过“烧街衣”确保“卅间平安”。卅间并非官方的正式地名,只是当地居民(“街坊”)的惯称。根据口述访谈,由于该区共有三十个门牌,故称“卅间”,为早期的苦力(“咕喱”)社区:

“卅间”根本就由楼梯街起、荷李活道、入鸭巴甸街和士丹顿街,加起来有三十个门牌(“冧巴”),你现在数一下,这就叫做“卅间”。……这里多数是“咕喱馆”,就这样伸展出去,最后“卅间”的范围去到永利街和中和里一带,全部都属于“卅间”。

卅间的盂兰会只举办一天,主办单位于农历七月二十日搭建棚厂,包括正坛和附荐棚。农历七月廿一至廿四日为附荐期,供“街坊”设先人灵位,参拜祭祀。由此可见,卅间举办盂兰节的目的除了超幽,还包括荐祖的仪式。正如主办单位在通告所言:“普渡超幽:遇法缘而同超苦海,凭荐拔则共往生天,下通幽灵,荐祖超升,高登仙界,庇佑平安万事胜意。” 

卅间盂兰会的棚厂,就在会址对开空地,背后就是荷李活道前已婚警察宿舍(旧为皇仁书院,现为PMQ元创方”)。由于空地仅够搭建棚架,围观者只能站在车道上,因此经常出现人车争路的情况(详见图1)。经棚为主坛,供奉三清、吕祖。经棚正对面为大士棚,供奉着广府式的大士(鬼王),两棚中间为摆放“散幽”的幽席。幽席旁的棚架上,挂起了一件大型的潮州大衣(神袍),以及手折的金银宝。经棚的隔壁为附荐棚,供奉着30个附荐牌位。附荐棚正中间是社区的主荐牌位,写着“太平山男女孤魂之灵位”,其他的个人附荐牌位,则大多数没有注明籍贯,有注明的牌位,籍贯包括海丰、东莞、中山、广东省、潮州、开平、山东等地,十分多元。在鸭巴甸街的路旁,露天供奉着各纸扎神祇,包括一见发财、十殿阎王、玉皇大帝、土地公和狱卒。

卅间街坊盂兰会的值理和总理,均由附近的商铺老板出任,包括东莞、海陆丰、四邑、潮州等籍贯。大家以粤语沟通,不像三角码头等地的盂兰会,是以非粤语的方言沟通。

1 盂兰会的场地布置

2006年农历七月廿四,为卅间盂兰会正日。当天早上930分,十八至二十位的老婆婆陆续到达会场,三至四人围在一起合力手折金元宝。金元宝由黑色垃圾袋装好,工作人员每次用手推车将四至五袋的金元宝,推到焚化炉焚化,祭祀孤魂野鬼。有数位警察在现场负责交通指挥,另外还有三位圣约翰救伤队人员驻场。现场所见,参与祭祀的人不多,大多为中老年人,主要祭拜大士和各纸扎神祇。

仪式方面,大会聘请“通善坛”举办超荐法会。通善坛为中环区的著名道观,是以粤语进行仪式的全真道坛。当天有两位乐手和十三位仪式专家,包括九男四女经生。全天的酬神程序,具体如下:

10:39-10.45:开坛、启请

九位身穿红色道袍的经生在经棚内诵经,当中的高功为坛场进行洒净,一天的仪式正式开始。

10.45-11.26:竖幡、朝幡

锣鼓和醮司带领九位身穿红色道袍的经生、法会的总理和工作人员,列队由经棚出发,进行朝幡的仪式。幡杆用一根长长的竹竿撑起,上面挂着六个灯笼,灯笼顺序写着“中元二品赦罪地官清虚大帝”,幡杆下面供奉着一个幡亭,幡亭内写着一个“神”字。幡杆灯笼主要用以招引孤魂野鬼,进入法场享受祭品。高功逐一为各幡杆开光、诵经。最后,总理敬奉茶酒及烧香化宝,再由经生领总理和值理行叩拜礼。幡杆的位置划定了整个卅间盂兰会的祭祀空间,经由经生一系列的仪式,达到“合境平安”的目的。(朝幡的路线,详见图2

11.35-11:50:安大士、上金榜

朝幡之后,九位身穿红色道袍的经生领着朝幡的总理和工作人员,为大士和各神祇开光。大士是法会上一个很重要的神祇,主要负责监视孤魂野鬼和分衣施食。高功最后为金榜开光。金榜又称阳榜(详见附录一),其内容包括禀奏天庭,将法会主事者,记录在金榜上,祈求神明庇佑。高功在仪式结束时,将米和仿清铜钱撒在地上,总理和值理们立刻在地上拾铜钱,以期带来好运。

11:55-12:16:灵位开位、上黄榜

七位身穿黄色道袍的经生在附荐棚前诵经,为灵位开光,引灵安座荐位。最后,高功为黄榜开光。黄榜又称阴榜(详见附录三),其内容为奏请地府,打开地狱之门,并召请亡灵赴会,闻经领衣受食。大会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参与这项祭祀活动。

13:09-14:0214:49-15:37:开忏、拜忏

七位身穿黄色道袍的经生,在坛内诵念经文忏科(三元灭罪水忏)。拜忏的目的,就是由经生代表主办单位,向天庭忏悔谢罪,祈求消灾解厄,万事如意。大会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参与这项祭祀活动。

14:31:锣鼓和醮司带领五位身穿红色道袍的经生、法会的总理和值理,列队前往下届总理的店铺(东山瓷器),今届总理将总理牌移送给下一届的总理。轮选总理的方法,主要是由现届的值理推举。

15:38:街坊开始准备祭幽的幽席。

16:04-17:10:朝幡、朝圣

锣鼓和醮司带领五位身穿红色道袍的经生、法会的总理和工作人员列队由经棚出发,前往朝幡、朝圣(各纸扎神祇和大士王等)。朝幡的次序与早上的朝幡相同。出发前,高功为米棚洒净。朝幡后,高功逐一将幡亭焚化。

17:00:分烧猪肉、派米

主办单位开始派发烧猪肉给会员。派米的活动則是公開的,由香港的政党民建联全权负责,当天大概有三十位义工帮助维持秩序。由于轮候派米的人数不多,主办者要不断邀请路过的人士参与派米的活动。这是笔者第一次碰到派米活动不是由主办团体主导。在派米的时候,民政处有职员下区巡视。

17:58-18:52:散花

九位身穿黄色道袍的经生,在经棚内诵经,举行散花的仪式。散花之意,乃借花喻人离世,劝孤魂野鬼勿留恋人世。因此,仪式的目的,是为孤魂忏悔释结。最后由高功取鲜花散于坛前,为孤魂解冤,使其早登仙界。大会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参与这项祭祀活动。 

19:50-22:12:坐莲花单清济炼幽科全堂

十二位身穿黄色道袍的经生和一位身穿红色道袍的高功,在经棚内进行祭幽的仪式。祭幽的幽席放置于经棚和大士棚之间,幽席包括茶、酒、米饭、包山、豆腐芽菜、三牲、水果等祭品,还有一大堆日用品,包括牙刷、算盘、毛笔、橡皮擦、针线等等。幽席前安放了一个灵位:当斋正荐中外华洋海陆空各方遇难男女老幼众先灵。卅间祭幽的幽席摆设,为鹤佬的风俗。祭幽即藉由太乙救苦天尊的加持,为孤魂进行“施食”“炼度”和“超幽”的仪式,望孤魂早登仙界。

22:15-22:19 送榜、送神

祭幽的仪式完成后,锣鼓和醮司带领经生列队向金榜、大士、各纸扎神祇诵经、送神。最后,高功脱下红色道袍,身穿白色道服,向祭幽的幽席诵经,并带领经生于黄榜前诵经、送黄榜。

22:30:化大士、圆隆

送榜后,居民开始拆神袍化祭品。经生和醮司收拾东西离去。最后,由数名壮丁拿着长竹,猛力拍打大士,然后将大士抬去焚化。这种先打后烧大士的传统,是希望大士不要留在人间,有谓此乃受鹤佬盂兰的影响。大士焚化后,整个仪式也告一段落。

2 朝幡和开光的路线图 

 

二、与社区共生的盂兰会

从卅间盂兰会的棚厂布置、纸扎祭品、仪式传承、方言群组合等方面,可见该法会融合了不同族群的风俗和传统,这些文化的景观与社区特色,正反映了社区的历史传承。传统仪式并非一成不变,仪式的文化内涵及象征意义会不断地被主办单位重新诠释、创新和改变,以适应特定时空的社会变迁。关注仪式的变与不变,尤其是宗教的象征符号和仪式行为上的传承,可说明社区多重的社群界限的浮动性、传统节诞仪式的可变性和族群关系的可塑性。本部分将重点讨论社区界线、族群历史、仪式标签等问题。

移民离乡别井,定居外地,需要适应新的社会环境。在新环境中落脚,移民社群首先要面对如何在侨居地谋生,地缘与方言纽带的建立是谋生的第一步。乡里族群的凝聚,使不同族群的移民社区逐渐形成。这些移民群得到同乡的支持和帮忙,掌握了足以在劳动力市场展开较广泛竞争的技能,甚至形成垄断的局面。香港开埠初期,这些族群的聚居点分布较鲜明。例如中区卅间,包括佐治里、光汉台、依利近街,后来发展至永利街,中和里一带,居民多数为海丰人,主要从事抬轿和拉车工作,陈、吕为该区的大姓。海丰人与四邑人的族群分界线,以鸭巴甸街划分。四邑人主要是泥工,聚居于中和里、华贤坊西、永利街、必列者士街一带,以邝、麦为大姓。潮州人则多数聚居于上环、西环一带,即三角码头等沿海地区,从事苦力工作。中区卅间一带的苦力馆和拉车馆,主要以同乡、宗亲为纽带,增强归属感。

在新环境中落脚安居,不同方言的族群不但受到粤语群体的排斥,难以融入主流社会,往往因语言、行业竞争的原故,关系紧张,甚至禁止子女与其他族群交往。他们尝试寻找和建立社区或团体的归属感,这种归属感与成员的宗教信仰息息相关。战前海陆丰人(俗称“鹤佬”)曾经在市区靠抬轿、拉车维生,盂兰节的仪式成为团结这个群体和行业重要的仪式。1929年《华字日报》载有海陆丰人举办盂兰会的报道:

昨日为本港鹤藉中人举行烧衣,是早八时,各鹤藉人均已集合,列队巡游。其形式均援照往年旧习,情形颇为闹热。及至完场时,即行夺旗怪剧互相追逐以为乐云。

这批鹤籍人士在居住的社区内,组织或参与同一方言群体的“盂兰胜会”,盂兰节成为社会整合和凝聚整个社区的重要工具。该区盂兰会的起源,口述记载如下:

战前请了太平山“延天上帝”下凡,庇佑那些拉车、抬桥的苦力,“延天上帝”,即“北帝爷”。有人说某处有鬼作祟,就问“北帝爷”(怎么办),七月盂兰就是祭祀无主孤魂(的节日),就是这样始创盂兰的。当时请北帝下来,把祂安置在光汉台十一号地下。……七月“祭孤魂”,祭那些无主孤魂,不要让他作祟,就问了太平山那个北帝,(卅间盂兰节)根本由太平山那个北帝而起的。

社区需要太平,为“孤魂野鬼”施食,能够维持“合境平安”。因此,社区的盂兰节具有地域性质,包括特定的地域范围和人群。

战前,苦力馆的盂兰节并没有固定的日期,他们会在农历七月初一清晨,到北帝庙“掟杯”,待北帝决定该年盂兰会的举办日期,然后大伙集体烧衣。据吕少回述:

以前办盂兰(活动)呢,做法事的所有祭品,要到摩星岭那些山区烧祭的。那时,每间苦力馆有一支旗,(大家)担起那些纸钱、冥镪,到那里祭拜,就全部都是鹤佬去的。湾仔那些(苦力)都上来,对面海那些呀,总之,就是拉车、抬轿那些苦力。

摩星岭为早期香港墓葬区,至今尚存不少义冢。根据战前的报纸报道,这一带的海陆丰馆口在举办盂兰会时,凌晨就已在摆花街和嘉咸街一带聚集,准备上山烧衣,当中有仪仗队、狮子队。回程时,还“持旗竞走、互争第一”:

(海陆丰驻港馆口)凌晨四环各方之仪仗狮子等,已集中于摆花街与加咸街口附近。上午十一时许,沿途游行,赴鸡笼环焚烧衣纸,并于归来时,持旗竞走,互争第一。盖俗传能走首名者必运广时通,落后者必衰颓也。

各馆所组成的队伍庞大,纸衣冥镪款式多变,备受大众和媒体的关注。他们途经街上,需三四个小时才见队伍尽头,足见当年的盛况:

所谓海陆丰人烧衣,是在这一个月尾举行的。所制成的纸衣、冥镪等物,款式翻新,争奇斗胜。担着行过街时,也需三四个钟头方毕。到时在皇后大中和德辅道中两处一定会□见的。听说这些盛举,年年都是有加无減啊!

这些活动对于当时的海陆丰人,尤为重要,具有族群向外展示实力的效果。他们风雨不改,前往烧衣:

夏历七月廿二日海陆丰人盂兰节,其举行之热闹,比诸广府人为甚。昨晨天文台已悬风球,海陆丰人冒风雨举行,肩大旗衣纸等物而往致祭幽魂。衣纸沿途为风所毁,随风飞舞,有中途而折回者。记者于午间路过中环干诺道中,见有海陆丰人数十,肩衣纸等甚多,但沿途为风所毁、落地衣纸五光十色。计由中环而至上环,均衣纸遍地也。又有在荷里活道就地而焚化者,天不道美,殊煞风景矣。

从报章的描述所见,战前海陆丰的群体通过组织盂兰会,展示行业与族群的团结。由此可见,盂兰节成为团结当地海陆丰人的重要活动。

战前卅间的盂兰节,由“咕喱头”负责统筹举办。正如上文所提及,当时的“烧衣”以“馆口”划分,战前每间苦力馆各有代表拿着旗去摩星岭接孤魂,并在光汉台进行祭祀活动:

战前,我和父亲从事抬轿,沦陷时改行拉车,战后我们继续从事拉车,(一九)五几年我们在光汉台接手一层楼开了所“咕喱馆”,在地下那层。那些乡里,就来投靠我们,(我们)租地方给他们住。乡下来到(这里)没有工作,于是就租车做苦力……以前我们咕喱头(负责人)当然负责办盂兰给他们祭拜……(一九)八七年之前呢,光汉台这些“咕喱馆”,每间都有拜盂兰的,就在光汉台拜。

盂兰会成为各馆口表现实力的一个面向。每间苦力馆都会动员参加,增强他们的归属感,这同时也是团结的象征:

他在“咕喱馆”住,你当然要给,当然要筹(筹办)的。首先呢,有些来到你那里住,等于出身自那里,那你自己都会回来的。这些拜神的事,你时候到了也会回来……(“咕喱馆”的人)最重要是齐心,全部也要做到给(别)人看。

从上文可见,占有某一行业的方言群通过祭祀活动,有利于增进方言群的团结,以及增进内部的凝聚力。

日治时期,卅间一带因楼宇“超龄过甚”,不敌“歹徒折毁”“水冲”,日治政府为避免发生大倒塌,下令所有区内居民迁出,该处遂成为“一片瓦砾之场”。当时管理北帝庙的庙祝离开卅间,北帝像被送往长洲的北帝庙。战后由于光汉台十一号地下的北帝庙已经不存在,居民打杯时,没有得到北帝允许将神像重新请回卅间。1947年,殖民政府委托港绅何甘棠、时任保良局主委徐季良、马叙朝三人,与卅间业主商讨重建楼宇,以解决屋荒严重的问题。后来社区重要的设施,如必列者士街街市也在20世纪50年代陆续建成。

战后,社区盂兰会的组织有明显的转变,据口述访谈载:

到了战后,日治时代过后,就太平了,就没有去那里(摩星岭那些山区)烧了。即是这样……由一九四六年起再弄了一个盂兰节。……在这里聚会,总台呀,办了几年……一九四九年……佐治里街口那间店铺的老板办完了,第二年就不再办了。于是那时候就不好了,你各有各店铺,大家呀……就轮流执筹(做总理),就是这样安顿下来了……一九五零年起,就由铺头(店铺)来打理。因为大家互相推搪,总言之,这几条街的店铺,你们大家都满足了,别人付钱不好意思事事自己抢着做,……这里(即中区卅间)另外便是由做生意,稍微有钱的人,大家开会,就组成这个盂兰胜会。

1950年始,卅间盂兰会重要的改变是由鹤佬换成由地方的商户主导。“街坊”成为容纳不同族群的重要话语,也改变了以苦力行业为主导的盂兰会。因此,卅间盂兰会强调于“环头”(地区)的祭拜和烧衣,并没有再去摩星岭的山区烧衣。

战后,盂兰会的另一个重要的转变是祭祀日期固定下来。据吕少回述,由于政府要求申请场地举办活动需要六周前申请。盂兰会的日期无法于农历七月初一才“打杯”决定。其口述载:

由七月初一早上,凌晨五点,就当天请……“天地父母”,选定日子,然后才“入禀”(向政府申请)。一九七几年,我去申请,市政局牌照部:“现在有新例,要六个星期之前,就要去申请了,但现在你这么急,我没办法跟你转接了。”那你要六个星期之前申请,那你怎举办?……因为这个日子(卅间)呢,就是我去选的,……因为你要申请。

由于政府的行政管理,卅间盂兰会的日期也需要固定下来。至于苦力馆也随着行业的息微而消失,社区的族群也随着都市化的影响,散居于都市不同的区域。吕少的口述访谈表示:

“卅间”共有二十多间“咕喱馆”,现在已经拆了,(一九)八七年拆了之后,全部各散东西。最先拆的是佐治里,佐治里有八个号码(门牌)……拆了几年才拆光汉台,光汉台十四个号码(门牌)。由政府安置,分散了。你喜欢去那个安置区,他就让你入住;你不要房子的,他就赔钱补偿。

原本由各苦力馆举行的盂兰节,规模缩小至只在卅间一带的街头小巷“烧街衣”,包括由吕少负责的士丹顿街与佐治里交界的太平山馆、伊利近街的合顺馆、鸭巴甸街街头的老丽江馆。这些社区小型盂兰会,举办的日期则提前在卅间盂兰会前一个晚上举行,即农历七月二十三日。据吕少回述:

当阿头(话事人)当然要负责啦,于是就开始办,你开始办了便不由得你不办。……根本农历七月廿四和廿三日是和在一起的,因为我们廿三晚先祭幽,属于阴的;二十四日是白天来的,二十三日半夜才烧衣纸,即是属于阴。他不见白天,不见阳光啊。(我们)二十三晚提前祭幽,二十三日下午便到摩星岭请鬼魂回来,那天晚上指明时间,你们从哪里来啊,领金银衣纸;什么时间就散幽,全部都注明了。

这些小型盂兰会,以小巷为祭祀场地,在该处摆满香烛,以及“散幽”的“酒席”。参与祭拜的人不多,他们聚首一堂,由傍晚开始拜祭,持续到深夜十二时。这些小型的“烧街衣”活动,也因为主办人员的年纪老迈,参与人数的锐减,地区的重建发展等,而逐渐息微。

从海陆丰人的盛大祭祀队伍,苦力馆各自的盂兰会,到战后地方盂兰会由商号主导,成为“街坊”盂兰会。卅间街坊盂兰会的主办单位强调盂兰会是为居住于卅间的居民而举办,没有籍贯之分。因此大会没有特意偏用哪一个族群的传统,往往着重实用性。例如,大会选用潮州神袍,乃因其造工精美,价格便宜。唯一不变的是仪式的习俗还保存了当年海陆丰人的传统,包括祭幽的幽席、竖幡的位置以及先打后烧大士的传统。 

 

三、结语

战前,卅间的盂兰会主要由海陆丰人主导,但时移势易,这个法会变成由商户的大值理主导,揉合了潮州、海陆丰和广府的风俗传统。这些仪式的改变,既见证了社区转变,也反映了社群结构的变动,是一部很生动、有趣的地方群体兴衰历史,与地区的经济环境和行业的变化息息相关。从卅间的个案可见,传统仪式并非一成不变,仪式服务的社区和人群的范围,一直在变动。最初盂兰节原本是服务海陆丰苦力群体的仪式,后来扩展为服务卅间居民的节日。节日仪式扮演整合社区不同群体的角色,将各个社群串连起来,加强凝聚力和归属感。卅间盂兰会的活动,虽然加强了社区的地缘性质,但同时弱化了方言群的特性。  

近年来,市建局在卅间一带开展重建计划,包括士丹顿街、城隍街、永利街、华贤坊西等昔日“卅间”苦力社区的所在处。卅间盂兰会于士丹顿街的会址,一度面临搬迁,筹办一年一度的盂兰胜会,也愈加困难。随着都市重建,卅间一带豪宅林立。盂兰会赖以存在的社区急促变化,盂兰会也逐渐失去原有的社群基础,经济来源和工作人员也不断减少,规模大大萎缩。此外,地方传统也因为都市化和社区重建等宏观因素持续改变,文化符号和仪式行为不断地被修改。例如,卅间新社区的居民不满幡杆太接近民居,盂兰会便于2016年把过去竖立于地域范围的六枝幡杆,改为头尾两枝,社区范围的界线变得不清晰。不巧当年有两位父老去世,大家便归咎于竖幡传统的改变,盂兰会遂于2017年重新恢复传统。 

 

附录

() 金榜

大罗三宝天尊

太上混元道德清静真一不二法门嗣派全真演教叨承

  科范事香港通善坛羽众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上言

  伏以

节届中元虔祷玄恩胜会

福叨上圣仰凭道力度幽冥

  际兹金风送爽玉露凝秋礼重尝祀崇行显昭

  民德之归厚正风敦化孝道斯存

  仰叨 中元地官大帝赦令恩颁 金阙吕祖恩师

  法通 孚佑崇修功果共结胜缘用是大启法坛

  弘开醮会龙章表奏玉阙金榜题名同沐天庥

  福臻寰宇所冀万方化被四境升平

  乃有法坛启建

中国广东省宝安县香港中区三十间士丹顿街六十二号地下

  虔诚设供修斋启玉笈之真经诚通 

   三清法界演金科之妙典香凝九府神宫法雨

   弘通 沐阴阳之雨利祈祷香港之繁荣

   敝为启建中元胜会

法会主事者

  本届总理 区均记雪柜工程

  本届全体大值理 (排名依笔划序)

  大荣商标 太平窗帘 友诚印务 永祥餐厅 东山瓷庄 东亚梳化 金兴肉食

  波记粉面 秋记纸号 益华电业 伟昌电器 高雅珠宝 华记水电 强华信封

  新雅印务 新雅地产 时新印务 喜珍酱园 云华装饰 汉华印务 锦兴印刷

  恒艺家具 福荣士多 甄光记工程 丰泽印务 宝源办馆 

  通善坛各羽侣暨乐助醮金题名之善信人等同沾法益

  虔上真香叩陈

  谨于七月廿四日吉刻铺设瑶坛虔修

三元灭罪锡福宝忏 暨

开坛启请辰午朝参玄科开位关灯散花一昼夜

  是晚吉刻圆隆外坛弘施斛食先天济炼幽科全堂

  上奉

高真敬祈福佑虔备香花品供凡仪叩拜

  上奏

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

昊天至尊玄穹高上帝

太上三元三品三官大帝

东岳天齐威权自在天尊

太乙救苦天尊青玄上帝

大慈大悲观音大士救苦慈尊

九天开化六昌梓潼帝君

伏魔忠义仁勇关圣帝君

太极左宫开悟传道正阳垂教帝君

爕元赞化纯阳演政孚佑帝君

天后圣母元君

寻声救苦慈悲靥然大士

玄门护法太乙雷声应化天尊

坤府十殿冥王慈仁真君

当坊里域至德尊神 暨

诸天列圣仙真

  恭望

源慈俯垂洞鉴 伏愿

圣德巨光赐同门以福禄

仙恩永沐荫善信以祯祥

  俾令醮信众等星庚光彩鸿运亨嘉

  凡在

光中全叨

巨庇谨榜以

闻    榜

          通善坛承

  佑榜布露

天运丙戌年七月廿四日

籍福功德文榜

() 意文

(本意文在朝幡的第一个幡点,及朝大士时宣读,及后在主坛诵经礼忏时,也有宣读。)

中元盂兰法会

太上混元道德清静真一不二法门嗣派全真演教叨行科范事

  香港通善羽众等诚惶诚恐稽首顿首上言

  伏以

节届中元虔祷玄恩开胜会

福叨上圣仰凭道力虔幽冥

  奉宝箓以修持坛开七月琅瑫讽诵会启盂兰

  今据

中国广东省广州府宝安县香港中区三十间士丹顿街六十二号地下虔诚奉

道启建中元盂兰法会资荐超度先灵往生功德祈祷祥和消灾集福迎祥利泰事

法会主事者本届全体大值理大荣商标金兴肉食高雅珠宝时新印务恒艺家具太平窗帘波记粉面华记水电喜珍酱园福荣士多友诚印务秋记纸号强华信封云华装饰甄光记工程永祥餐厅益华电业新雅印务汉华印务丰泽印务东山瓷庄伟昌电器新雅地产锦兴印刷宝源办馆东亚梳化暨合乾坤信众乐助醮金之善信工作人员坊众人等同诚焚香叩干

聪听伏维

玄恩超荐中外华洋海陆空各方遇难男女老幼列姓先灵

玄恩主荐先父谭携益府君先父王郡府君谭门堂上历代祖先

玄恩主荐先父梁籍佑府君先母梁门黄寿南安士先母卢劝女士

玄恩主荐先弟刘浩伟君先母洗门袁洁芳女士先父陈福海府君

玄恩主荐先母陈吴瑞贞安人先父曾士府君先母曾黄容娣安人

玄恩主荐先夫刘伟程府君先父林典伦府君刘门程娆薇安人

玄恩主荐先母陈琼霄安人先母欧相心女士先母李玉莲安人

玄恩主荐刘旺良余银森刘光明梁胜球先父郭现成府君

玄恩主荐先母梁笑安人婴灵AB婴灵C先父吕翰廷府君

玄恩主荐先祖父罗罗汉臣府君先外租母罗林得娣安人先祖父梁有财府君

玄恩主荐先祖母梁门李转安人先祖父钟复府君

玄恩主荐先祖母钟叶招英安人

玄恩主荐山川水府一切孤魂滞魄等众

玄恩附荐五音十类孤魂甶子等家

  切念

先灵众等自辞凡世未卜升沉欲度生方惟凭

道力谨遵

师命诹吉于农历丙戌年七月廿四日开坛启建中元盂兰法会功德

  一昼连宵朝礼

三元灭罪水忏全堂

  晨午朝参暨各经咒散花迨至礼咒完隆是晚大道施斛食先天济炼幽科一堂荐     

  祖超幽拔度先灵

  高登 仙界

  弟子等谨领诚词依科修奉虔具香花品供凡仪叩拜

  上奏

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

昊天金关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太上三元三品三官大帝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九天开化六昌梓潼帝君

伏魔忠义仁勇关圣帝君

纯阳演政警化孚佑帝君

天后圣母元君

寻声救苦靥然大士

大梵天斗姥紫光金尊

注福注禄注寿星君

东岳天齐仁元圣帝威权自在天尊

本境香火有衔列圣神祇

坤府十殿冥王慈仁真君

玄门护法王大天君

太乙救苦天尊青上帝暨

诸列仙真神祇

  恭望

鸿慈俯垂

洞鉴伏愿灾消祸去善气迎祥各家受度将安将乐在坛虔诚

  善信而寿而康家家迪吉户户均安从此有感皆通无求不应

凡在光中全叨

巨庇 谨表意文

天运丙戌年七月廿四日

() 黄榜

太乙救苦天尊

太上混元道德清静真一不二法门嗣派全真演教叨承

  科范事 香港通善坛羽众等诚惶诚恐稽

  首顿首上言

  伏以

仙经玄妙开觉路于金绳

道力宏深度迷津于彼岸

  仗无量之功德荐坐上之先灵

  今据

中国广东省宝安县香港中区三十间士丹顿街六十二号地下

启建丙戌年中元法会功德一昼夜资荐度灵往生功德集福迎祥

  利泰事

  本届总理 区均记雪柜工程

  本届全体大值理 (排名依笔划序)

  大荣商标 太平窗帘 友诚印务 永祥餐厅 东山瓷庄 东亚梳化 金兴肉食

  波记粉面 秋记纸号 益华电业 伟昌电器 高雅珠宝 华记水电 强华信封

  新雅印务 新雅地产 时新印务 喜珍酱园 云华装饰 汉华印务 锦兴印刷

  恒艺家具 福荣士多 甄光记工程 丰泽印务 宝源办馆 

聪德伏维

玄门附荐

谭门堂上历代祖先 先父谭携益府君 先父王郡府君

先父梁籍佑府君 先母黄寿南女士 先母冼门袁洁芳女士

先母卢劝女士 先弟刘浩伟府君 先母陈福海府君

先祖母陈吴瑞贞安人 先父曾仕府君 先母曾黄容娣夫人

先父刘伟程府君 先父林兴伦府君 刘门程婉微夫人

先母陈琼宝夫人 先母欧想女士 先母李玉莲夫人

刘照良 余镶森 刘光明 梁胜球 先父部现成府君

先母梁笑夫人 灵婴AB 灵婴C 先外祖父罗汉臣府君

先外祖母罗林得娣夫人 先祖父钟康祯府君 先祖母钟叶招英夫人

先祖父梁有财府君 先祖母梁李转夫人 吕翰廷府君

切念

先灵众等自辞凡世未卜升沉欲度生方惟凭

道力谨遵

师命诹吉于农历丙戌年七月廿四日开坛启建中元法会功德

  一昼夜朝礼

三元宝忏

三元水忏

无极宝忏

千佛宝忏

  晨午朝参暨各经咒散花迨礼忏完隆下午赞星转

  运一堂是晚清炼幽科一堂大施斛食荐祖超幽拔度先灵

  高登  仙界

  弟子等谨领诚词依科修奉虔具香花品供凡仪百拜

  上奏

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

昊天金阙玉皇大天至尊玄穹高上帝

太上三元三品三官大帝

东岳天齐威权自在天尊

太乙救苦天尊青玄上帝

大慈大悲观音大士救苦慈尊

九天开化六昌梓潼帝君

伏魔忠义仁勇关圣帝君

爕元赞化纯阳演政孚佑帝君

天后圣母元君

寻声救苦慈悲靥然大士

玄门护法太乙雷声应化天尊

坤府十殿冥王慈仁真君

当坊里域至德尊神 暨

诸天列圣仙真

  恭望

鸿慈俯垂

洞鉴伏愿孽障齐永拔沉沦于地府菩提共证同登

极乐之天堂从此先灵安妥后嗣蕃昌福祉锡于家庭禄位崇于天

上矣

须至榜者                

          通善坛 具

 天运丙戌年七月廿四日

() 疏文(开灵位时宣读)

黄箓资荐功德

□□

□□□□□□□□□□□□□□□□□□□□□□□□

□□□□□□历代宗亲

切念先灵众等自辞阳世未卜升沉欲荐生方惟凭道力谨于本月廿四日为始廷仗通善坛□□玄门开坛启请晨午朝参各经忏开位散花先天斛食济炼幽科各一堂功德一昼连宵超度先灵高升仙界伏愿孽障齐消永拔沉沦于地府菩提共证同登极乐之天堂从此先灵安妥后嗣蕃昌福祉锡于家庭禄位崇于天上矣

谨意以闻

天运丙戌年七月廿四日   疏文具

另附人名一张

玄恩主荐谭门堂上历代祖先先父谭携益府君先父王郡府君先父梁籍佑府君先母黄寿南女士先母冼门袁洁芳女士先母卢劝女士先弟刘浩伟府君先母陈福海府君先祖母陈吴瑞贞安人先父曾仕府君先母曾黄容娣夫人先父刘伟程府君先父林兴伦府君刘门程婉微夫人先母陈琼宝夫人先母欧想女士先母李玉莲夫人刘照良余镶森刘光明梁胜球先父部现成府君先母梁笑夫人灵婴AB灵婴C先外祖父罗汉臣府君先外祖母罗林得娣夫人先祖父钟康祯府君先祖母钟叶招英夫人先祖父梁有财府君先祖母梁李转夫人吕翰廷府君

()牒文(朝幡时宣读)

全真演教宗坛

  本坛奉

道启建中元盂兰法会法事设供

卅间盂兰会仝人

  暨合醮信人等谨于本月廿四日为始延仗通善坛羽侣恭就本会启建超荐功德一昼连宵以今朝元行道拜谒

华旛伏愿九重天上香烟结五色之云百尺竿头

  旛影飘六龙之瑞祈迓

高真而降鉴须资

宝盖以高悬恭炷真香虔诚上启

六合开导守旛使者执纛大神赴坛

鉴格谨牒 

天运丙戌年七月廿四日

()文字对联

(经棚)

神光普照

启建道场施法力

超幽水陆渡亡魂

(附荐棚)

盂兰胜会附荐台

附超幽灵登池岸

荐引众生渡迷津

() 会场通告

1)善信捐款箱

中区卅间街坊盂兰胜会

通缘乐助功德无量

       盂兰会

2)值理宝号 (张贴于卅间街坊盂兰会会址的门口)

二零零六年度

卅间盂兰胜会值理宝号

总理:

区均记雪柜工程

大值理:(排名依笔划序)

大荣商标 太平窗帘 友诚印务 永祥餐厅 东亚梳化 东山瓷庄 金兴肉食

波记粉面 秋记纸号 恒艺家具 益华电业 栢菲洗衣 高雅珠宝 时新印务 伟昌电器 华记水电 强华信封 喜珍酱园 云华装饰 新雅印务 锦兴印刷

新雅地产 甄光记工程 汉华印务 福荣士多 丰泽印务 宝源办馆

3)通告(一)

中区卅间街坊盂兰胜会  

径启者:本年度街坊盂兰胜会谨卜于农历七月廿四日(二○○六年八月十七日)举行

  本会邀请通善坛大法师铺设瑶坛虔修经忏,普渡超幽,祈求世界和平,风调雨顺,合境平安。

  今告知附荐者,请早来登记,以便预作安排。 (登记处:本会)

超拔先灵荐位等级:

正荐位:伍佰元。

副荐位:叁佰元。

福字位:弍佰元。          

盂兰会启

4) 通告(二)(张贴于卅间街坊盂兰会会址的门口)

中区卅间街坊盂兰胜会

  径启者:本年度街坊盂兰胜会谨卜于农历七月廿四日“二○○六年八月十七日”丙戌年普渡超幽:遇法缘而同超苦海,凭荐拔则共往生天,下通幽灵,荐祖超升,高登仙界,庇佑平安万事胜意敦请街坊善信各界仁翁种福积德随缘乐助共沾福恩。至祈

大德善信,闻道相告,同结法缘。如参加者,请于农历七月廿四日以前到本会登记曷胜感功德无量!

  在此,特别通知各街坊,本年度各理事决定将不会上楼捐助,以免骚扰街坊安宁,我们设有捐款箱在士丹顿街62号地下本会会址,依利近街及士丹顿街交界处,如贵善信有意乐助,可到上述任何一处或任何本届值理捐赠,万分致谢!

  凡乐捐二佰元以上者,阁下芳名或贵宝号将登记本会之芳名录内公告各街坊并可凭咭取福意品乙份。

本届总理:区均记雪柜工程

本届全体大值理 (排名依笔划序)

  大荣商标 太平窗帘 友诚印务 永祥餐厅 东山瓷庄 东亚梳化 金兴肉食

  波记粉面 秋记纸号 益华电业 伟昌电器 高雅珠宝 华记水电 强华信封

  新雅印务 新雅地产 时新印务 喜珍酱园 云华装饰 汉华印务 锦兴印刷

  恒艺家具 福荣士多 甄光记工程 丰泽印务 宝源办馆 

 本会地址:士丹顿街62号地下 电话:29152743

5)善信捐款乐助芳名录 (张贴于卅间街坊盂兰会会址的门口)

区均记 雪柜工程 捌仟捌佰弍拾元 锦兴印刷公司 叁仟捌佰元 新光潮洲菜馆 叁仟捌佰元 云华装饰公司 弍仟陆佰捌拾元 东山瓷庄 弍仟元 友记信封 弍仟元 廖伍宅 弍仟元 梁钖球 壹仟伍佰元 强华信封 壹仟伍佰元 新雅印务 壹千叁佰元 新雅地产 壹仟叁佰元 友诚印务 壹仟元 丰泽印务 壹仟元 福荣士多 壹仟元 秋记纸号 壹仟元 中环宝沛海鲜酒家 壹仟元 上环 宝沛海鲜酒家 壹仟元 北园酒家 壹仟元 林赞记 壹仟元 吉利纸业 壹仟元 胡宅 壹仟元 郭宅 壹仟元 强华运输 壹仟元 喜珍酱园 壹仟元 高雅珠宝 壹仟元 波记粉面 壹仟元 甄光记工程 壹仟元 汉华印务 壹仟元 荅里活影视会 壹仟元 高佰地产 壹仟元 

富源印刷公司 捌佰元 南蛮亭 陆佰元 伟昌电品 伍佰元 东亚梳化 伍佰元 时新印刷 伍佰元 恒艺家具 伍佰元 基立印务公司 伍佰元 基立印务公司 伍佰元 陈氏印刷 伍佰元 长兴印刷 伍佰元 合记鵙鸭 伍佰元 通妈 伍佰元 某太 伍佰元 雍翠地产 伍佰元 永善庵 伍佰元 胡成标 伍佰元 周超常 伍佰元 大丰 伍佰元 吴宽 伍佰元 麦健豪合家 伍佰元 梁宅郭宅 伍佰元 黄文伟赖胜华龙信昌陈子驹陈子华 伍佰元 张宅 伍佰元 益华电业 伍佰元 林安城兄弟 伍佰元 永祥餐厅 陆佰捌拾元 黄永德合家 伍佰元 凌曾祖 伍佰元 吕子祥 伍佰元

牛记找换 叁佰陆拾元 启明印务 叁佰元 合诚印务 叁佰元 人人洗衣 叁佰元 浩进 叁佰元 捷信印务 叁佰元 梁彦大 XXXX 叁佰元 谭树林 叁佰元 启明 叁佰元 庾满球 叁佰元 程奇志 叁佰元 曾锦泉 叁佰元 刘宅合家 叁佰元 达明印务 叁佰元 王恩来 叁佰元 卢颖怡 叁佰元 梅菲干湿洗衣 叁佰元胡以会叁佰元王宅三佰元宝源办馆叁佰元黎宅叁佰元王宅叁佰元宏兴电业叁佰元郭政亨叁佰元

泛勇有限公司弍佰元 友记运输 弍佰元 大荣商标 弍佰元 文兴女服 弍佰元 郑廷春合家 弍佰元 谭浚源合家 弍佰元 李慧仪 弍佰元 梁汉金 弍佰元 周汉金 弍佰元 罗庆萃 弍佰元 黄亚妈 弍佰元 关宅 弍佰元 陈文泰 弍佰元 黄有生 弍佰元 莲姐 弍佰元 林丽芳、沈伟明 弍佰元 天天旺洗衣店 弍佰元 林荣光 弍佰元 吕荣乐 弍佰元 黄进恒 弍佰元 关汝桐 弍佰元 黄镇杰 弍佰元 张檥金 弍佰元 欧阳启存 弍佰元 李冠君 弍佰元 新记信封、区卓荣合家 弍佰元 端英 弍佰元 冯宅 弍佰元 余玉合家 弍佰元 许、高宅弍佰元 郭宅 弍佰元 吕宅 弍佰元

信华印务 弍佰元 文记五金 弍佰元 艺丰 弍佰元 兴祥富记 弍佰元 关镛记 弍佰元 保滋 弍佰元 宏记印务 弍佰元 恒美奬金 弍佰元 万昌 弍佰元 金兴肉食公司 弍佰元 永祥印务 弍佰元 玉叶 弍佰元 民园面家 弍佰元 国际地产 弍佰元 励成信封 弍佰元 华记水电 弍佰元 JEROME ALLEMAND弍佰伍拾元 太平窗帘 弍佰元 PETITE PETITE弍佰元 张宅 弍佰元 麦扬 弍佰元 黄志成 弍佰元 张国才合家 弍佰元

苏记合家 弍佰元 郑泽成 弍佰元 何绍基 弍佰元 陈杨寿 弍佰元 蔡真 弍佰元 李明 弍佰元 冼德明 弍佰元 许丁发 弍佰元 张宅 弍佰元 冯兆荣 弍佰元 林宅合家 弍佰元 麦宅合家 弍佰元 陈振辉合家 弍佰元 何许江合家 弍佰元 赖定杰 弍佰元 蔡宅 弍佰元 辉鸿阁 陈宅 弍佰元 麦洪 弍佰元 麦干 弍佰元 陈伟心 弍佰元 邓宝明 弍佰元 郭眉 弍佰元 成发 弍佰元 苏安 弍佰元 无名氏 弍佰元 陈宅 弍佰元 蔡华长 弍佰元 蔡华合家 弍佰元 吴兆合家 弍佰元 陆宅合家 弍佰元 伍华生 弍佰元 吕宅 弍佰元 潘志强合家 弍佰元 钟耀强 弍佰元 陈宅 弍佰元 胡宅合家 弍佰元 胡世雄 弍佰元 陈凤屏 弍佰元 苏志恒 弍佰元 棠记 弍佰元 江宅 弍佰元 李宅 弍佰元 朱宅 弍佰元 江宅合家 弍佰元 陈喜江合家 弍佰元 陈宅合家 弍佰元 吕展鸣 弍佰元 吕凤鸣 弍佰元陈汉茾弍佰元王焯锦合家弍佰元箫汉仕合家弍佰元邝悦胜弍佰元梁四弟合家弍佰元陈巨忠合家弍佰元 陈炎荣合家 弍佰元 欧阳联 弍佰元 秦嘉合家 弍佰元 杨荣基合家 弍佰元 马相合家 弍佰元 谢锦良合家 弍佰元 谢锦华 弍佰元 黄伟碓 弍佰元 朱宅合家 弍佰元 周坤 弍佰元 黄叶少如 弍佰元 马就成 弍佰元 王珍 弍佰元 周宅 弍佰元 新蓝塘 弍佰元 蚝站 弍佰元 李德荣 弍佰元 曾宅 弍佰元 苏宅 弍佰元 邝宅 弍佰元 麦万雄 弍佰元 蔡宅 弍佰元 洪文伟 弍佰元 艺丰印务 弍佰元 叶观平合家 弍佰元 高少英 弍佰元 陈宅 弍佰元 王荣洪 弍佰元

万利 壹佰元 合与 壹佰元 振隆 壹佰元 源发 壹佰元 沛记 壹佰元 伟志 壹佰元 世纪21中宝 壹佰元 陈明晃 壹佰元 陈钖坤 壹佰元 陈巨镗 壹佰元 陈荣光 壹佰元 陈碧珊 壹佰元 麦锦荣 壹佰元 李凤 壹佰元 曾厚昌 壹佰元 美姑 壹佰元 邝宅 壹佰伍拾元 林吉明 壹佰元 林吉清 壹佰元 黄天成 壹佰元 刘、朱宅 壹佰元 陆宅 壹佰元 劳宅 壹佰元 陈宅 壹佰元 冼少梅 壹佰元 冼少琼 壹佰元 冼少仪 壹佰元 冼少眉 壹佰元 冼少玲 壹佰元 冼光耀 壹佰元 冼光祖 壹佰元

陈永强 壹佰元 余国伟 壹佰元 吴宅 壹佰元 周妈 壹佰元 和记 壹佰元 黄太 壹佰元 邝宅 壹佰元 亚江 壹佰元 叶宅 壹佰元 杜丽芬 壹佰元 杜丽娜、彭伟祥 壹佰元 陈宅合家 壹佰元 麦宅 壹佰元 灵烱文合家 壹佰元 麦宅合家 壹佰元 无名氏 壹佰元 德记 壹佰元 陈宅 壹佰元 梁金水合家 壹佰元 黄栋全合家 壹佰元 梁锦华合家 壹佰元 梁锦胜合家 壹佰元 高咏梅 壹佰元 全记 壹佰元 邝宅 壹佰元 永昌隆 壹佰元 大明珠宝 壹佰元 旭达印务 壹佰元 古信诚 壹佰元 陈宅 壹佰元 黄宅 壹佰元 胡宅 壹佰元 伟豪印刷胶贴 壹佰元 强兴印务公司 壹佰元 大伟柘式印务公司 壹佰元 大正印务公司 壹佰元 嘉丽珠宝 壹佰元 潮记菜档 壹佰元 永信纸业 壹佰元 百佳公司 壹佰元 万花红 壹佰元 胡宅 壹佰元 工胡 壹佰元 程宅 壹佰元 李慕贞 壹佰元 黄先生 壹佰元 黄先生 壹佰元 刘宅 壹佰元 曾宅 壹佰元 何东先生 壹佰元 卢遡兰 壹佰元 游食居酒会、钟子龙 壹佰元 Soho Day Spa 壹佰元 孖记洪 壹佰元 黄小姐 壹佰元 邝小姐 壹佰元 陈光生 壹佰元 黄先生 壹佰元 曾妙玲 壹佰元 陈丽银 壹佰元 麦灿 壹佰元 陈谋 壹佰元 叶兆丰 壹佰元 陈明熙、赖金兰 壹佰元 欧阳太 壹佰元 张太 壹佰元 陈振鸿  壹佰元 汤宅 壹佰元 梁树成 壹佰元 陈端冲 壹佰元 叶宅合家 壹佰元 黄东旭 壹佰元 梁小泉 壹佰元 郑宽和 壹佰元 梁宅 壹佰元 邝桂 壹佰元 遤宅 壹佰元 红小屏 壹佰元 萧嘉骏 壹佰元 朱炜□ 壹佰元 麦丽芬 壹佰元 荣体健 壹佰元 黎玉莲 壹佰元 吴丽晶 壹佰元 联兴 壹佰元 梁冠诚 壹佰元 吕雪富 壹佰元 区卫能 壹佰元 朱和平徐惠娟 壹佰元 邝宅 壹佰元 罗月心 壹佰元 林丽芳 壹佰元 俊记 壹佰元 孙継光 壹佰元 林宅 壹佰元 曾宅 壹佰元 林宅 壹佰元 高太 壹佰元 邝宅 壹佰元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原载《节日研究》2019年第十四辑注释从略,引用请参考原文。)




版權所有: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 地址:廈門大學南光一號樓二零四
         電話:0592-2185890 服務信箱:crlhd.amu@gmail.com
Copyright © 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 廈門大學ICP P300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