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偉_清水江文書與重建中國歷史敘事的地方性視角
 
 
加入收藏   ENGLISH
網站首頁
中心簡介
研究人員
學術活動
出版品
研究資源
所內專區
首页  最新资讯
劉志偉_清水江文書與重建中國歷史敘事的地方性視角
  发布时间: 2018-07-27   信息员:   浏览次数: 10

清水江文书与重建中国历史叙事的地方性视角

中山大学历史人类学研究中心  刘志伟

      摘要: 重建中国历史叙事,不能只靠传统文献,而需要从不同地方发生的历史过程中来解释“中国”怎么样制造出来? 这个“中国”是一个历史的过程。要理解这个过程,需要通过新的民间的、接地气的材料,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里面去找到答案。

      关键词: 清水江文书;历史叙事;地方性视角

这些年来陆续出版的几套大型清水江文书,在学术界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引起了大家高度的重视。非常欣喜地看到,十几年来清水江文书在搜集、整理、出版等方面成绩显著,无论是民间文献、地方档案,还是地方文书,与其他地方文书出版情况相比,清水江文书的出版效率是最高的,质量也是非常好的。尤其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学术研究,其规模也是最可观的。清水江的研究,即以清水江文书作为基础开展的黔东南地区的历史文化研究, 在学术视野、问题意识、覆盖的学科分布、引起多学科关注等方面,成绩也最为显著。

清水江文书从开始关注到现在有半个世纪,但研究是最近十多年才真正开展的,而徽州文书比较专门的研究已超过了半个世纪。就所涉及的课题、所关注到的领域,甚至在某些领域的研究深度,我认为清水江文书的研究都超过了徽州文书的研究,特别是多学科研究方面,清水江文书研究尤其引人注目。这种状况是特别引起我们学习兴趣的原因。

中山大学最近这些年在学校图书馆组织下,搜集了较大数量的徽州文书, 就现在所知,目前是徽州文书收藏最多的单位。据图书馆说,现存徽州文书数量差不多占有一半。但现在还只是积极地做“财产登记”, 研究还没有开展。所以中山大学下一步要考虑的,除了把文书整理进程推进快一点,同时更重要的在出版、研究开展等方面都要加快进度。在这一方面上,清水江文书的整理与研究给我们做了非常好的一个榜样,让我们看到地方文书的搜集、整理和研究,在学术发展里面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领域。

最令我们瞩目的是清水江文书研究的多学科的视野,不仅在历史学,而且在人类学、社会学、生态学、法学、经济学、语言学等学科领域,已经出了一批成果。对历史学者来说, 清水江文书对不同学科研究都具有启发。最近几十年来, 历史学的发展,要面对怎样改变我们的历史观念、拓展我们的历史视野,需要从不同学科的研究中,观照历史研究的新问题和更广阔的历史视野,建立起新的历史解释。一方面要从不同学科研究得到启发,另一方面也要从这里出发去作历史思考。为了能够从不同学科吸取更多的智慧,想趁此机会对其他学科提一点期望。希望文书研究可以有更明显的历史取向,能够在历史的解释、历史的视角上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就目前而言, 我们拿到文书,接触文书的文本,结合人类学的田野经验,可以从很多领域、很多范畴、很多概念、很多课题把问题提出来,但是作为历史学者,更关注的是,无论哪个学科的研究,都有助于重建一种新的历史叙述,提出新的历史解释,对重新书写和重新理解中国历史应该有推动作用, 这个方面做好了, 是地方文献、民间文书的研究能够呈现出来的学术价值所在。

比方说,以前理解中国历史,都有一个中华民族大家庭的观念,对很多民族的认识,一直以来都会延续史书上的一些说法。这些说法其实很多是一些传说, 或者一些神话。要认识中华民族大家庭,过去大多是从有共同的祖先说起,即所谓的炎黄子孙。最近几十年人们对这种说法提出质疑,这是完全有道理的,因为这本来就只是一种建构,是建立民族认同的一种传说、一种信念而已。用这种说法来建构民族认同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把它变成一个历史,当然有很大问题。只认识到这一点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更重要的是仍然要解释,怎么有一个中华民族大家庭?

要解答这样的一个历史关注,就不能只靠传统文献,必须落实在一个真正的实实在在的过程中,正如郑振满教授刚才说的“接地气”。我们需要实实在在地从不同地方发生的历史过程中来解释 “中国”怎样制造出来? 这个“中国”是一个历史的过程。要理解这个过程,需要通过新的、民间的、接地气的材料,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里面去找到答案。每个地方的人们用来处理他们之间的各种经济关系、社会关系,处理他们生活上的各种问题,怎么样跟政府打交道,都是需要从实际生活中形成的材料中去认识,甚至是通过一些符号性的东西,去建立起文化认同,改变文化样貌和生活方式等。这些都需要很多清水江文书这种资料的搜集和研究。这些在实际生活中产生和使用的材料,可以完全提供解答过去的史学研究方法不能够解决的问题的一种出路。这样就可以为理解作为一个历史过程的“中国”,提供一种地方性的、自下而上的一个视角。

基于这样的想法,清水江文书可以在很多方面提供一些有帮助的事实。例如, 最近经济史研究出现一个比较值得注意的动向,这个新动向也许不是来自于经济史,而是来自于经济学。中国改革开放已经40年,到了最近这几年,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传统的古典经济学的这套逻辑,在中国碰到了很大的问题。而且不仅仅是经济学界,其他学科都遇到差不多的问题。如以张应强教授做的木材市场研究来说, 古典经济学最基本的一个逻辑,就是市场的发展是基于分工和交换, 但是中国市场的发展从很早就非常发达,这个市场的发达,不是基于分工和交换的。基于分工和交换的市场发展的前提是什么呢? 是私有化, 面对私有制这个概念, 到了山林, 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状况。明清时期山林产品的大规模市场流通, 尤其是长距离贸易的发展,不是古典经济学能够解释的。在中国经济史上,“食货”这种传统呈现出来的经济运作原理,尤其是长距离贸易的一套运作机制需要从汉代以来的均输体系来理解。但是,清水江木材贸易,其实不在这个体系里面,所以从食货体系的运作也解释不了。因为食货体制下的长距离贸易体系,真正的基础是“禁榷制度”。清水江也可以看到与这个制度类似的一种影响,就是“当江”的制度。但是总体来说,清水江木材贸易跟传统的长距离贸易,例如以盐为最核心的商品流通不太一样。所以,清水江文书在经济史上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不一样的解释。这个不完全是一个地区性的问题,它同时也是清代以后整个市场变化产生出来的。讨论传统市场的发展,常常是从商品经济发展,或者是一个全球化的国际贸易的影响来看。但是清水江的市场发展演变有不一样的脉络。因此很期待通过清水江文书的研究,能够有一些新的议题发展出来,这是我想到的一个问题。

再一个问题,就是刚才张新民教授提到的清代三千里苗疆进入版图,这个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要面对统一的多民族集权国家的形成,清朝是非常关键的,苗疆又是具有非常典型意义的领域。我们一直主张从地方的历史去认识国家历史,清水江流域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范例。刚才郑振满教授谈到了台湾的问题,台湾也是清朝纳入版图的,现存也有很多文书。其实徽州文书也是可以带出这个问题,因为徽州文书把宋到明的过程多少呈现出来了,但是它的文书数量毕竟还是少。其实,在徽州从宋代发生的事情,跟苗疆清代发生的事情,在一个国家的历史架构下,从历史地位的角度有可以相类比的地方。不同地方不同时代的文书、是在不同的王朝制度下,经历不同的历史阶段,这样一种比较使得我们可以把地方类型也拉到一个历史过程的角度,重构一个中国历史的过程来认识。如果我们再把别的地方,如郑振满提到的福建,还有我研究的广东,还有西南,云南、贵州、四川是三种不同的进入国家体系的历史节奏,有不同的历史背景,背后那套制度性的机制跟文化整合的机制也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比较的视野里面,来对刚才张新民教授提到的清代苗疆进入版图这样的历史,作一种更加具有宏观视野的考察,通过比较来建立起一种解释的话,对重新书写中国历史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还有一个话题是刚才郑振满教授提到的文字问题。我注意到刚刚摆在面前的《原生态民族文化学刊》上面,凯里学院肖亚丽教授写的综述讲到了语言学的问题。这个话题本来我想讲, 刚才郑振满教授虽已提到, 但我还是想再多讲一句。我想到这个话题,是之前李斌给了我一些文书的样本,让我初步了解到,除了刚才郑振满教授谈到的之外,还有一个是我自己比较有兴趣的问题,就是原来非汉人地区、非汉语的地区是怎样变成一个汉语的地区。我在广东做研究时多年来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广东跟这里一样,原来有本地的土著语言。我想福建也一样, 土著语言应该不是汉语。但是,现在都把闽南话、莆田话、粤语都归为汉语的一种方言。这背后隐藏的一些事实,对理解中国历史很重要,从语言和文字的变化去解释中国历史。缺了什么呢? 从清水江文书看到,刚才我看肖亚丽教授写的综述也提到,就是从地名、从一些专门的计量词等去了解,广东话也是这样。但是我觉得这个还是不够,因为真正了解民间怎么用这些语言尤其用汉字书写的时候, 还要探究这些语言怎么进入到汉字文献。这个从语言演变、文字怎么样影响语言入手,考察语言文字演变怎么样跟文化变迁结合起来,再放到本地怎么整合到中国版图这样一个过程,都是清水江文书可能能够提供的信息。很期待能够看到这方面的研究,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很好的研究成果,这些研究作为一个未来深入展开的研究起点的话,放在一个更宏观的历史视野,相信能够有更好的成果可以期待。

(本文为《黎平文书》首发式论坛专家演讲之二,由姜明根据会议录音整理。原载《原生态民族文化学刊》2018年第2期,第4951页。)

刘志伟《清水江文书与重建中国历史叙事的地方性视角》.pdf


版權所有:廈門大學民間歷史文獻研究中心 地址:廈門大學南光一號樓二零四
         電話:0592-2185890 服務信箱:crlhd.amu@gmail.com
Copyright © 2010 , All Rights Reserved 廈門大學ICP P300687